觅野

文章
  • 文章
搜索

咨询预约:1992-1051-457(同微信)

客服

预定

公众号

首页 >> 海派文史 >>首页 >> 梧桐不语,君子悠宁-上海思南路风情
详细内容

梧桐不语,君子悠宁-上海思南路风情

       掩映在高大法国梧桐浓荫下的思南路是一条法国味道很浓的路。这条路原名马斯南路,其实就是法文的译音"Massenet"。"Massenet"是20世纪初法国作曲家儒勒·马斯南(Jules Massenes)的姓。马斯南的音乐具有一种感伤的美,很受浪漫的法国人喜欢。他作的曲子常常被用在当时电影院的无声默片中,专门用来配那些悲伤动人的电影画面。也许,正是这种法国式的伤感造就了思南路的基调。

       微信图片_20210110131413.png

       在这条弥漫着犹如百年陈酿般浓得化不开的浪漫味道的路上是各式老洋房, 洋楼门前有着开阔宽敞的花园,精致的黑色铸铁阳台、巴洛克风格的雕花圆窗、镶满卵石的墙壁。一幢帷老洋房, 蕴涵着一个个属于自己的故事,其间还藏着众多的名人故居, 留存下许许多多凝固在时光里的人世风情, 中国历史上几件重大事件都和这条路有关。

          

       如果将整条思南路喻为一首交响乐,那么,在思南路东侧复兴中路以北的23幢独立花园洋房、占地三+余亩的高级住宅区, 是其华彩之章。因原属比利时义品地产公司,故称”义品村”。早在百年前, 房地产业已成为上海一大支柱产业。而在十九世纪末和二+世纪初,上海的租界面积迅速扩张,大大地刺激了地产的开发和土地的收购。1909年,由比利时商人奥尼尔等人创办的上海义品地产公司,由义品银行投资控股,是义品地产公司在华的分支机构之一。1920年始,”义品”购进了复兴中路以南,马斯南路东侧的三十余亩地,开始逐年兴建富有欧洲乡村别墅风格的假四层独立式花园洋房。当时法租界公董局城市建设条例规定,”在霞飞路(今淮海路)、拉斐德路(今复兴中路) 金神父路(今瑞金二路)、吕班路(今重庆南路)之间一些区域只允许建造西式房屋,并规定吕班路(重庆南路)以西不准设立甲类营业的住宅区。”除此之外,还规定,拟建造的房屋都必须符合规定的类型,有卫生和暖气等设备。高档住宅的概念不在其楼高,也不全在其建筑材料的昂贵,而在其绿化面积与住宅比例及人均空间所有和设计风格的艺术美态。义品村的独立式花园住宅,在规模和档次上并非当时最大 最考究的,但作为群体所形成的环境和氛围,尤其是多个花园形成的共享绿化空间是极为独特的,比以后出现的花园里弄远胜一筹。建筑是人文的载体,是历史的舞台。手持一份1 937年的住户资料在幢幢小洋楼问漫步,恍惚已身在立体的上海档案史内浏览。


       建筑原就是可以让人进入并且可以用手触摸到的历史,是连接人文的昨天和今天的时光隧道。据1937年的住户登记资料显示,今思南路99号的户主是中华民国财政部监务稽查所顾问M·S·Boutourlin;今101号的是义品银行的大股东、帐目经理Ubaghs,71号的户主是法国驻华商务参赞R’Vibien夫妇:73号的是日商新井洋行老板新井藤次郎,据上

世纪20年代统计,该行的年营业额达250万鹰洋。思南路南昌路13为当年凇沪警备司令杨虎私宅,敌伪时为日本领事馆警署,胜利后杨虎返回直住到1 950年赴京履新。与之相近的是国民党元老张静江住宅.还有人称糖果大王RCA (天明)糖果厂老板应国钧.著名画家陈逸飞的老师孟光也住这条路上⋯⋯旧法租界以重庆路为界,路东以华人住户为主,路西因密度低,环境优雅而租金昂贵,故以西侨为多。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上海租界不能幸免卷入战火之中.日本人进侵租界.思南路上大批西欧侨民被押往集中营,房产被日方没收。杨虎的宅邸也被占为日本领事馆日警署⋯⋯几乎一夜之间,马斯南路上的西侨如人间蒸发不见了影踪。1945年抗战胜利.许多原西侨侨民死在日军集中营,侥幸活下来的都无心客居这块伤心地,纷纷回老家去了。马斯南路上的住户有了很大变化.几乎清一色为华人住户。

思南路87号.jpg

       思南路87号是梅华书屋旧址。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拒绝为 日本人演出的梅兰芳离开北平缀玉 轩寓所,全家迁居上海,就蛰居在 马斯南路121号(今思南路87号)。 梅兰芳的书房里挂着清代书画家金 冬心真迹及“梅华诗屋”斋额,一 画一书悬挂在书斋墙上,后人就把 这里称之为“梅华诗屋”。这是一 栋四层西班牙式花园洋房,屋顶采 用孟沙式,即屋顶的坡度是两折的, 顶部较平缓,靠近檐部就比较陡了。 正面中间可以开足窗户,感觉十分 明快。楼房前有个颇大的花园,梅 兰芳常在园中散步、吊嗓子、跑圆 场。楼中最高一层由梅兰芳的岳母 和女儿居住,梅氏夫妇住在三楼, 二楼是儿子的卧室,底楼为仆人居 住,还有汽车间。在思南路居住期 间,梅兰芳排演了《抗金兵》《生死 恨》等戏。

        抗日战争爆发后,梅兰芳罢歌 罢舞,息影舞台,并蓄须明志,从 此闭门谢客,过着清苦的隐居生 活。1942年底,在这幢原本静雅的 花园洋房里,梅兰芳为拒绝庆祝所 谓“大东亚战争的胜利”,不惜冒着 生命危险连注3针伤寒疫苗,引发 高烧,经日本军医验证才免去演出。 梅兰芳蓄须期间,因经济窘迫,虽 尽其积蓄和字_笔润,变卖北平无 量大人胡同住宅,仍无法维持戏班 成员和一家生活,不得不靠典质和 向故旧借贷度日。多家戏院知其艰 难,邀其演出,更有汉奸以“只要 登台,百根金条马上送到府上”为 诱饵,但梅大师均不为之所动。每 逢夜深人静之时,梅兰芳却在梅宅 内自拉京胡,研究唱腔,坚持练功 以保持体形。他曾在寓所《达摩面 壁图》上题“穴居面壁,不畏魍魉, 破壁飞去,一苇横江”。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 当天,梅大师立即在思南路的寓所 里剃去留了 13年的胡子。10月10日, 梅兰芳登台兰心大戏院,演出《刺虎》 以庆贺民族战争的胜利。从1932 年到1945年,或许不是梅兰芳艺 术生涯里最精彩的,却是他生命里 最灿烂的一笔,而这一笔正是落在 上海思南路这张纸上。如今,这里 的空气中似乎依然留存着大师的遗 韵。

周公馆.png

       周公馆位于思南路73号(原马斯南路1O7号)。与义品村其他花园洋房一样,周公馆也为砖木结构,屋檐为折斜式。外墙立面为卵石与清水砖镶嵌,局部墙面用水泥拉毛饰面。假四层墙面窗洞各式各样,全部为木质窗框.底层入13处为带尖顶的圆拱形,也是很典型的地中海风味。屋前有一片草坪、中央是一棵大雪松。据说从洋房竣工时就栽下了,至今也快一百年的光景。当年花园里还有假山和喷水池。全幢小楼三面都有围墙.大门临街.即开在思南路上。其东南面与梅兰芳、李烈钧(国民政府时代官员)公馆隔墙相望。车库也设在临街以方便出入。如今这里还停放着当年周恩来乘坐的别克车的复制品。这幢花园洋房原为上文提到过的日本新井洋行老板新井藤次郎的私宅, 1 945年抗战胜利,作为敌产被国民政府没收,分配给了国民党中央部黄天霞。1945年4月2日.周恩来致函宋子文,信函如下:”⋯⋯抗战胜利,政府还都(南京)在即.兹为与各方联系,及时协商起见,极应在京(南京)沪两地筹设办事处⋯⋯在上海拨予房屋一幢,俾使派员筹备⋯⋯ ”国民政府当然不希望中共代表团在上海设代表处,但追于国共合作大背景下的压力,难拒绝中共请求。正好此时黄天霞调南京,思南路73号房子空出来.乔冠华的妹妹通过多种环节,最后以周恩来私人名义租用了该座小洋楼作为中共代表团上海办事处。1946年7月1 8日下午三点到四时半.周恩来在这里举行中外记者招待会,不大的客厅挤满了记者,连过道和阳台都水泄不通。身穿浅米色派力可西装的周恩来—— 与到会记者见面。次日(同年7月1 9日).《文汇报》以”思南路桐荫苍郁,周公馆高朋满座”为题.报道了周恩来在此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消息,从此,思南路73号就被称为”周公馆”。同年9月1日、10月1日.周恩来在此相继举行了两次重要的记者招待会。思南路上的周公馆.遂成上海社会各界进步人士及爱国上层人士欢聚的地方。许广平、马寅初、沈钧儒等都是周公馆常客。当年淞沪警备司令杨虎的儿媳妇,现已七十高龄的余墨卿女士回忆,因住处相邻,杨虎也常去周公馆做客。杨家后人认为杨虎后来积极配合解放战争,当与那段常去周公馆的日子有关。与周公馆贴邻的梅兰芳、冯玉祥将军的秘书薛笃弼,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周公馆的常客。在周公馆,周恩来还结识了许多文艺界人士。1 946年9月21日,周恩来在这里专门举行了文艺界人士的座谈会,周信芳、田汉、赵丹、白杨、茅盾等共有五十余人出席。自从思南路上有了周公馆,国民党政府下令卢家湾警察分局”就近严密注意”,进行日夜监视,并跟踪调查进出周公馆的人员。1947年3月5日,中共代表团办事处最后-~Lt人员也被迫撤离了周公馆。周公馆最终被卢家湾警察分局接管。1959年5月,周公馆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1 979年经修缮成立中共代表团驻沪办事处纪念馆正式对外开放,并被市旅游局推荐为旅游观光点。

思南路34号.jpg

     思南路34号也有着不凡的身世。这里原为信谊化学制药厂 1921年德籍俄侨、药物学博士约费在此创设了远东最大的药物实验室。1927年湘雅药学院毕业的何子康药师应聘人内任华人经理。这个实验室发展很快,于1931年改组为华资信谊化学制药股份有限公司,1945年春又购进了北四川路的德邻公寓大楼予以扩建。


技术支持: 科云网络 | 管理登录